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戴士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趣在法外

——戴士和油画的魅力

2011-04-18 15:44:5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彭锋
A-A+

  自从油画进入中国以来,如何将它成功地本土化,就一直是中国艺术家给自己确立的一道难题。从全球范围来看,似乎只有中国艺术家面临如此难题。这可能与中国文化传统强大且特征鲜明有关。那些文化传统不够强大的艺术家,惟恐自己的油画不够正宗,因此就不会遭遇这方面的难题。

  国画与油画之间,除了题材和语言上的区别之外,还有趣味和格调上的不同。清代画家邹一桂在承认西洋画具有非凡的写真效果的同时,指出它“笔法全无,虽工亦匠,故不入画品”。中国画家喜欢品评作品的品格,常见的有逸、神、妙、能四种区分。在邹一桂看来,西洋画最多只能达到能品的层次。需要指出的是,邹一桂所见到的西洋画,只是传统的写实绘画。在邹一桂之后,西洋画有了重大的变化,其中不少变化源于对东方艺术的吸取。但是,这种变化只是在西洋画内部进行的,它们涉及绘画的题材和语言,但并未触及趣味和格调,因为从事绘画的人和他们所处的文化背景并未发生根本变化。只有当油画进入全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中,才会发生这种根本的变化。油画在中国的本土化,会让它焕发新的生机,就像佛教在印度衰微之后,以禅宗的形式在中国获得新生一样。

  油画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可以区分出不同的阶段:首先,要学会像欧洲古典油画家一样画画;其次,要形成新的或者中国式的油画语言;最后,要体现中国式的审美趣味和格调。在前两个阶段,中国都有艺术家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直到21世纪,随着中国人的文化意识的觉醒,对趣味和格调的追求才在一些艺术家那里变得自觉起来。戴士和就属于这种类型的艺术家。在学会像欧洲大师一样画画之后,戴士和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在不断向前探索,力争创作出体现中国趣味和格调的油画。油画到了戴士和这里,就像佛教到了慧能那里一样,原来的规矩和法则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是明心见性和自由表达。

  我特别喜欢戴士和作品中所体现的生趣。这不仅因为他将写生当作创作,而且因为他特别强调绘画手法,强调一笔一画在画面上留下的痕迹。换句话说,戴士和作品的生趣,不仅体现在对象的鲜活上,而且体现在笔画的生动上。郑板桥曾经讲到过他的一次画竹的经历,其中的竹子呈现出不同的形态:有烟光日影露气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的“眼中之竹”,有胸中勃勃遂有画意的“胸中之竹”,还有落笔倏作变相的“手中之竹”。郑板桥总结说:“意在笔先,定则也;趣在法外,化机也。”我特别欣赏这里所说的“落笔倏作变相”和“趣在法外”,因为他们触及艺术的根本。

  在西方,自从照相技术诞生以来,就有绘画死亡的说法,因为从对物象的再现来说,绘画无法跟照相竞争。但是,绘画是艺术家一笔一画画出来的,有笔法,因而有个性;摄影只是成像的光学和化学过程,跟体现个性的书写关系不大。在郑板桥看来,好的作品不仅有笔法的定则,而且有法外的妙趣。戴士和绘画的生趣,正体现在他对法则的坚守与破坏之间的适度把握上。戴士和通过法外之趣的追求,不仅要让我们看到他所画对象的生机活态,而且要让我们看到他的绘画过程的一气流通。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戴士和用他的绘画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新的世界:它既不同于我们亲眼所见的现实世界,也不同于艺术家为我们讲述的语言世界。眼见的现实世界缺乏语言,讲述的语言世界限于语言,只有借助语言并超越语言的世界才是艺术世界。因为它超越语言,艺术世界永远是在创作过程中敞开的惟一世界,包括艺术家自己在内都无法重复,更无法由他人来捉刀模仿。戴士和在画面上直接留下的,就是那些无法重复的绘画痕迹,这些痕迹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从中又能够看到图像的生动呈现,通过图像的生动呈现看到自然背后的精神。用郑板桥的术语来说,在戴士和的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手中之竹、胸中之竹和眼中之竹之间的相互牵掣和发明。

  在戴士和的作品中,绘画的痕迹既是物象的印迹,也是画家的心迹。每幅作品,不仅是自然的面纱的揭露,也是画家的心扉的敞开。通过戴士和的作品,我们一方面走进了生动的自然,另一方面遭遇到洒脱的心灵。戴士和的画常常给人痛快淋漓的感觉,因为他的心灵与自然一样真诚而深邃。我们从戴士和的作品中看到的既有天真烂漫,又有老辣深沉。

  2010年12月15日于北京大学蔚秀园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戴士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