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戴士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画室内外

2017-10-27 14:02: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戴士和
A-A+

  写在前面

  “画我所要——戴士和2017写意油画展”于10月20日到10月29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本次展出的100余作品是戴士和先生在广东、广西、福建、浙江沿海及渤海湾,在西北和中部省份写生创作的,涵盖了人物、风景和景物等多种类型,将立体呈现其在写生和写意方向上探索的新表现。

研讨会现场

靳尚谊参观展览

展览现场

  同期出版的《戴士和写意油画创作谈》是中国写意油画大家戴士和先生多年来分类题材的作品选集,共三册,分别是《海风扑面》《画室创下》《生在北京》,每本书从一两件同题材的代表作品延伸到同主题的油画、速写、草图等多种体裁创作,并附以作者的理论研究、随笔漫谈,讲述创作心境和感悟,使读者深入浅出地了解当代油画多元又丰富的创作语言、艺术的社会价值和实现形式的更多可能性。

画室内外

戴士和

(本文选自《画室窗下》)

  1

  要有一间画室,属于自己的,可以随意安排,专门画画读书的地方!这想法是我到20世纪90年代以后才当真动心的。之前也见过画家的工作室,但人家已经是太大的画家了,年轻人不可能想这事,离自己远得很。可以在家里安排出一间房专用来作画,叫画室。

  记得20世纪70年代初去白塔寺附近卢沉周思聪老师的家,屋地当中是一个八仙桌,四四方方、干干净净的。桌面完全空着,到吃饭了它就是餐桌,收拾了碗筷摆上课本就是孩子做作业的课桌,把孩子们安顿休息了,可以画画的时候,这八仙桌就是画案子,这间房也就是画室了。记得他们兴致勃勃状态很好,几件代表作正是那时候画出来的。

  还有画家的家里空空,唯有一付床板架在两个条凳上。起床把铺盖卷到一头去,露出半个床板就是画案子了,晚上打开褥子就睡下,一床二用。但人家那批惊动了全国的成名作就在是床板上画出来的作品。

  年青人熟悉的是几个人伙着用的画室。在福绥境大楼里张伟给大家辟出一间房专门画画,房间里没有床,没有任何生活起居日用家具,墙上空空、地上空空,好奢侈,纯粹画画的空间!于是聚起一群人,聚出一个“无名画会”来。那时就连专业单位的画室,大多也是几个人合着用的,虽说还是集体的空间,那已经人人羡慕,如果在里头分给自己“一角”就很兴奋了。

  我在北京师院留校教了三年书,系领导特意安排出一个大房间给我们四个青年教员作“进修室”。教书工作之余,我们就泡在这间画室里,充满幸福感。也就是那时候,刘亚兰老师带我们拜访卫天霖先生、吴静波先生、吴冠中先生,请教李瑞年先生。到央美以后,有几间著名的大画室,“一四八”,“二六五”,U字楼中间的老食堂,又高又宽,20世纪80年代也成了公用的大画室。公用的大画室也有它的好处,人之间还比较亲近,互相看得见,三言两语既是打招呼也是交流了。就在这个老食堂里,20世纪80年代靳先生、詹先生还不算老先生呢,画那组双人体的时候,我就有机会一饱眼福,从头到尾,一边看一边记。

  2

  画室里面的景物,也是画的对象,也是题材,“室内景”嘛,历来入画。漂亮的客厅固然入画,乱糟糟的工作室、工作环境,那些工具,横七竖八的架子、灯光、道具……工作的痕迹,思考的痕迹,个性的痕迹应该是更加入画了!小时候看见别人画的抽屉,杂物零零碎碎挤在一起很有画意,作为静物,比那些摆舒服了的香蕉、苹果更有意思,更好看。

  出去画风景也总想避开那些开发好了的景区,倒是一些还没有旅游的地方,那些真正打渔过日子的码头,那些没有打扮的村落更有画头儿,更有看头儿。

《画室窗下》1 180cm×100cm 2017年

《画室窗下》2 180cm×100cm 2017年

  日常的东西,如果能从里面看出什么有意思的感受来,进而,如果还能用一种有意思的画法画出来,这两个有意思遇到一起就成了,就有画头儿了。

  日用的杂物,就在眼前,琐碎得很,但是齐白石点石成金,到他笔下每一件都妙不可言。那些杯子茶壶、碟子里的咸鸭蛋、一挂鞭炮、一副算盘、一炷香烟、几片木炭、一把黑剪刀……处处让我着迷,笔笔让我信服,不亚于他画的那些活物儿,不亚于大山大水。你看他画的玻璃杯,虽然光亮透明但是质地粗拙,相比之下细瓷的小盖碗却是又轻又巧,雅致得多。那种细腻的感受、精确的分寸,又仅仅是一笔妥帖的墨线,一笔勾勒而已,里面却什么都有,什么都包含在其中了。

《画室窗下》3 180cm×100cm 2017年

《画室窗下》4  180cm×100cm 2017年

  纳比派画家维亚尔把景物归纳成光斑,编织成条纹,把三维的空间隐入二维的图形里。他们的颜色那么优雅地、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闪耀着几分陶醉、几分矜持。马蒂斯的室内画不像是餐后小甜点,而像正餐好酒,味道重得多,更多醇厚,那种锋锐和堂皇、那种生涩、那种明澈或者清新入骨都从视觉直抵心灵深处,精神为之一振,而不是陷在小享受里满足着,自己昏昏欲睡。

速写 2017年

  可以说他们油画的色彩相当于我们中国的笔墨,他们用色彩语言有声有色地铺排开室内小景,拓展出丰富宽阔的精神天地。

  3

  绘画讲究“朴素”。作为品格的朴素是什么意思?画个老农民就叫朴素吗?马蒂斯那么辉煌就不够朴素吗?

《画室》 60cm×60cm 1994年

  有时人人都说这东西是红的,我却怎么看也觉得发黄,于是我就试着按照真的感受去画,发黄就只好发黄了。不怕别人笑话,不怕别人嫌弃。慢慢就养成好习惯了,凡事总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心去领会,天空未必蓝,叶子未必绿,鸟的啼叫未必就那么婉转。出言中肯,不掺“作料”,不红就是不红,发黄就是发黄,不“为了什么而故意无视什么”,不煽情,不跟风,不客套,不花言巧语,“朴素”就从这里开始了。虽是些小景致、小静物,但是可以小中见大。

《武夷画室》 50cm×60cm 2005年

《校尉胡同美院老校园》 72cm×90cm 1996年

  20世纪90年代我事情多,忙得连出外写生也没空,只好“退而求其次”,因地制宜画室内吧,至少没把笔丢下。知道室内画毕竟是有过大师名作,自己零敲碎打、偶然涉猎,难有成绩,但是当作练手吧,当作笔记吧,还是真心画进去,多少也留下一点可以怀念的思绪。当时系里章虹一见那几幅画就喊“孤独”,把我都惊住了,好像是一不小心泄露出什么隐私一样。

2017年6月18日

《画室窗下》5 180cm×100cm 2017年

《画室窗下》6 180cm×100cm 2017年

《画室窗下》7 180cm×100cm 2017年

《画室窗下》8 180cm×100cm 2017年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戴士和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